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   

很想信任別人但是卻做不到,是我的錯嗎?

Advertisement
開選題會的時候,同事提了這樣一個問題:“在現在這個時代,真正信任一個人到底有多難?”

眾:……

我們的沉默源於我們真的很想信任別人。

學校和公司團建的時候常常會玩一個“建立信任”的活動,就是一個人站在臺子上,往後倒下去,下面的同學或同事會一起接住他。通過這樣的活動,來培養信任感。

我們也常常聽到這樣的論調: 談戀愛的時候,彼此信任是基礎,如果都不信任對方了,那還談什麼戀愛。

然而誰不是一邊說著人與人之間要互相信任,一邊又在苦口婆心勸別人不要做輕易信任別人的傻白甜呢。

互相傷害、互相欺騙的故事聽多了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產生了 信任危機(trust issues)。

信任他人,哪怕是最親近的家人、朋友或戀人,好像也變成了越來越困難的事。

明明很想信任別人,但就是做不到,這是我們的問題嗎?

我不相信你會留下,所以要先推開你


其實不信任陌生人也沒什麼關係,我們本來從小就被教育說不要跟陌生人說話。
Advertisement

無條件的信任陌生人本來就很罕見,也不值得推崇。但如果一個人經受過熟人的背叛或被拋棄,可能會對信任感造成更深的破壞。

我的一個朋友對於分離非常敏感,總是懷疑周圍人會拋棄她。

敏感到只要朋友對她稍微敷衍一點、或是表現出最近有了除她之外新的好朋友,她就會找藉口和對方大吵一架,或是選擇做其他事情讓這段關係變糟,甚至直接疏遠對方。

後來我才知道,她曾經有個非常信賴的朋友,最後因為種種矛盾而絕交,並且在絕交後以一種輕視的態度對待她。自那之後,她在關係中總是十分不安。

有一次,我在和她聊天的時候睡著了,沒有回消息,第二天再解釋的時候,她就不理我了。

在我試探著問她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之後,她小心翼翼地問我,是不是生她的氣了,如果不想理她,可以直接告訴她。

“我害怕對方先走。如果真的不再是朋友了,我寧願先離開的人是我。”

你打字用個新表情,我都覺得你和別人好了

看過一個這樣的段子:

男朋友說:你剛買的洗面乳是生薑味的啊?
妹子聽後,覺得蠢男友連青檸和生薑都分不清,又想起男朋友不喜歡吃生薑,又想起為他做菜好些都沒放薑,又想起自己不愛吃青椒但男友每次都不記得,又想起男朋友上次居然記得前女友不喜歡吃豆芽……
妹子說你自己一個人過吧然後收拾東西要走。
男友:? ? ?

心理學上有一個概念叫做 選擇性注意(selective attention)。對於有信任危機的人來說, 他們會更多地註意到那些可能指向背叛和不愛的信號,忽略那些指向愛的信號。

所以說真正有信任危機的人,未必會每天問對方八百次愛不愛我,而是會從心底就認定了對方總有一天會背叛,會離開。

有些時候,我們也會意識到信任危機引發了自己過多的擔心和焦慮。在實際上沒有發生任何危險的時候,我們就開始不由自主地懷疑。

可自我保護好像已經成為一種本能,要一個有信任危機的人去卸下心防試著完全信任對方,真的很難。
Advertisement


重建信任三部曲


信任分為兩種:一種是 無條件的信任(unconditional trust),也就是俗話說的“很傻很天真”。這樣的信任是盲目的,也非常容易被破壞。

而另一種信任,是 有條件的(conditional trust);在仔細的探索、判斷、求證之後,慢慢形成的信任,會更加可靠,也更加堅固。

如果你想了解如何有條件地去信任別人,可以來試試這些方法(Catlett, 2017):

1. 增進對自己的了解

比難以信任別人更加為難的處境,是“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相信他”。這種時候,我們可以先試著充分地了解自己,在這一過程中, 先發展出對自己的信任 。

當我們能夠相信自己的價值、感受、信念、判斷和決策,我們就能夠知道,什麼時候可以選擇相信他人,什麼時候需要提高警惕。

2. 在溝通中保持開放心態

就像前文所說的,在溝通中,我們可能會選擇注意到那些符合我們內心懷疑的跡象。

比如朋友對你說自己最近特別忙,沒法和你約出去吃飯。我們可能因為內心的不安,而理解為對方想要疏遠自己。

如果想要避免這一點,就需要我們在溝通中留意多方面的訊息,既能夠察覺到那些不利於自己的、引起猜疑的信號,也能夠察覺到那些代表信任與接納的含義。

用朋友說自己最近很忙沒有時間為例,對方可能是希望兩人之間的關係在這段時間裡稍稍放遠一些,也可能是考慮到我們的感受,希望不要因為自己忙碌而冷落彼此。

3. 重新理解內心的懷疑與不安

最後想說的是, 無法真正信任別人是很正常的,無可厚非。

每個人的經歷都是不同的,不應該去要求所有人都要互相信任。難以信任他人,有時也是為了給自己多上一層保護,這樣未必就要比容易信任、敢於受傷的人生更糟糕。
Advertisement

知道坦誠和信任可以是一種選擇,就足夠了。

有一些懷疑是健康,可能是以自我保護為目的,或是真的有實錘證據指向背叛與欺瞞。

而另一些懷疑是盲目的。 在盲目的懷疑裡,我們被內心批判的聲音(critical voice)所控制,以非理性的態度懷疑周遭的一切關係。

那個曾被好友背叛的朋友告訴我,她內心裡好像一直有一個聲音在說“他才沒有真的把你當朋友呢”、“別傻了,他才不在乎你呢”。這些聲音讓她很難真正親近周圍的朋友。

試著區分內心的懷疑是有依據的,還是盲目的,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選擇在怎樣的條件下去信任他人。

我以前看過一個 TED 演講,叫《脆弱的力量》(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)。裡面傳達了這樣一個宗旨:

敢於去受傷、敢於在關係中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,會讓你更接近人性本真,也會過得更幸福。

"本文章文字與內容由幾米愛好者所編寫,封面圖即為示意之用途,並非原作者幾米真正的含義,如想了解幾米的真正故事,請到幾米S.P.A. 購買相關繪本收藏,感謝!"
  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!
分享
更多
Advertisement
歡迎發表意見